您的位置: 西藏統一戰線 > 統戰人士 > 正文

【藏北故事】論白,一位焦裕祿式的好干部

發布時間: 2020-12-01 16:40:25來源: 中國西藏網
打印
T+
T-

  今年是西藏焦裕祿式的縣委書記論白犧牲15周年。不久前,我與幾位援藏干部相聚,大家不約而同地追憶起與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班戈縣原縣委書記論白所結下的深情厚誼,此緬懷之情令人感動。

  黝黑的笑臉,頑強的生命。我清楚地記得2011年評選的“60位感動西藏人物”中的優秀縣委書記論白,在藏北高原默默奉獻了17個春秋的事跡。

  這是論白(左)來到北京協和醫院看望治療腦癱的藏族孤兒瑪西(中),并合影留念。

  我和論白有過兩次短暫而難忘的接觸。第一次是1994年底,時任那曲地區(今那曲市)行署副專員嘎瑪到北京協和醫院看望治療腦癱的藏族孤兒瑪西,擔任秘書工作的論白隨同前來,我采訪報道時正好相遇。

  這是論白(左一)在為“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遠行車隊送行時,親自為車隊涉水過河查看水情和引路(唐召明2001年7月7日攝)

  第二次是2001年盛夏,我隨同“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來到那曲市申扎縣城,年輕的縣長論白夜晚來看望大家,并一同在縣招待所就餐。大家吃飯、喝酒,熱鬧了一番。

  五年后我在北京突聞噩耗,已調任班戈縣委書記的論白乘汽車涉水過河時,因公殉職。

  回想那次在申扎縣夜晚一同吃飯、喝酒的第二天,是論白送行時親自為我們科考團遠行車隊涉水過河察看水情和引路,其親和力和樸實作風至今都讓我難以忘懷。

  這是論白(左二)和同事在拉薩布達拉宮前與中石化的援藏汽車合影留念(唐召明2002年12月30日攝)

  后來在北京,我多次從與他共事過的中國石油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援藏干部李一超、祝傳林那里聽說了他許多感人的故事,越發敬重他,也理解了這位縣領導一直很“摳門”的原因。那就是,他為當地牧民群眾謀利益時,是不考慮個人得失的。

  2005年8月21日,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那天,論白一行乘車趕往拉薩,準備向對口援藏單位領導匯報援藏工作,同時協調當雄至班戈縣藏中電網延伸立項的有關事宜,并到青龍鄉和尼瑪鄉檢查職工周轉房、村級文化室建設項目進展情況,不料汽車在橫渡榮慶河時,被困在河中央。頭天晚上班戈縣下了整夜的雨,河水猛漲,水位達到入夏以來的最高位置。

  此時的河面寬達四五十米,水流非常湍急,河水已淹沒車頂,情況十分危急。

  論白和車里的人都站到了車的保險杠上。為了保護女同志和小孩,他果斷決定:“我站前面,女同志站中間,司機把小孩背好站后面???!”

  前來營救的群眾很快拿著結好的繩子,八個人排著隊走下河。在湍急的河水中,論白大聲喊道:“你們要小心,慢慢來,注意安全,把繩子扔給我們就行,你們要特別小心!”

  扔過來的繩子由于在水中長時間浸泡,突然斷了,論白被卷入激流。

  噩耗傳出,人們難以相信,年僅38歲的論白就這樣走了。

  雪山垂首,江河嗚咽;草原含悲,眾人哀泣。8月21日,一個令人永遠難忘的日子。

  這天,剛結束援藏任務回京的李一超在外丟了手機。第二天一早,當飯店服務員為他找回手機時,他沒想到第一條短信是接替他的第二批援藏干部祝傳林發來的,“有緊急事情,速回電!”

  “我似乎有某種感應!”事后李一超告訴我,“我撥通電話,突聞論白去世,猶聞晴天霹靂,在電話里禁不住失聲痛哭!”

  回想往事,李一超無不感慨地說:“論白雖比我和扎南副縣長小好幾歲,但工作有水平,我們都佩服他。”

  “老西藏”、副縣長程令文曾用幾個“最”評價論白:“論白是我眼中最有水平、最有威信、最有能力、最具人格魅力、最令藏漢族佩服的好干部。”

  許多人都不會忘記論白為班戈縣人民謀發展、謀利益的精彩人生。

  2001年,在論白的積極推動下,申扎縣完成全縣的草場承包工作。2002年10月,論白來到班戈縣。在他擔任班戈縣委書記的3年時間里,他成功推行了以“草場承包到戶”為主要內容的牧區改革,成為藏北牧區改革的一面旗幟,被譽為牧區“第二次革命”。

  2003年4月,班戈縣門當鄉遭受罕見雪災,論白頂風冒雪、深入到雪災最嚴重的牧民家中,積極幫助牧民群眾渡過難關,并拿出自己的1450元慰問受災群眾。

  當了解到牧民瑪吉的孩子生病需要轉院治療后,他利用在北京學習的機會,四處求醫。

  如果從家庭來講,論白也許不是一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工作17年來,論白除了給撫養自己長大、已癱瘓20多年的阿媽寄些生活費外,很少有時間在堂前盡孝,也未能多陪陪阿媽,就連阿媽想去拉薩看看布達拉宮的唯一心愿,也是在阿媽彌留之際才得以滿足。阿媽去世后,原想為阿媽添置一件新藏袍的許諾卻成了論白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愧疚。

  論白的妻子永忠理解丈夫的工作,自己將兩個女兒拉扯大。兩人婚后,在一起的時間最長的也沒有超過一個月。有一次,論白回家,一年多沒有見面的女兒開門出來:“叔叔,您找誰?”一句問話,讓論白愣住了,酸楚的眼淚禁不住奪眶而出,屋里也傳出了妻子嚶嚶的抽泣聲……

  正是從眾多人的口中,我認識了一名“焦裕祿式的好干部”,一名優秀的藏族縣委書記。

  論白就像羌塘草原上的小草“那扎”花一樣,深深扎根、樸實堅韌,永遠盛開在人們的心里。(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李?。?/div>
相關閱讀
?

熱點關注更多>>

領導論述更多>>

理論園地更多>>

相關鏈接更多>>

(^ω^)MG太阳征程_正规平台 欢乐二人雀神 捕鱼大富翁破解版 福彩3d开奖结果走势图 燕赵排列七走势图 查询山东群英会的开奖结果 彩易网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麻将游戏单机版哪个好 安徽安庆闲来麻将 nba爵士vs勇士 心水一点必中特打一肖 吉林快三基本走势图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号 腾讯分分彩无损刷流水 捕鱼游戏单机版 彩票开奖查询江苏快三 青海十一选五全天开奖号